乔丹97年流感之战被人下毒?点1份披萨外卖5个人送餐,半夜上吐下泻

乔丹97年流感之战被人下毒?点1份披萨外卖5个人送餐,半夜上吐下泻
5月18日消息,今天,迈克尔-乔丹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播出了第9集和第10集,在第9集中,乔丹回顾了1997年流感之战前夜的故事,乔丹称自己并未患流感,而是食物中毒,甚至暗示被下毒

  5月18日消息,今天,迈克尔-乔丹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播出了第9集和第10集,在第9集中,乔丹回顾了1997年“流感之战”前夜的故事,乔丹称自己并未患流感,而是食物中毒,甚至暗示被下毒。

  多年来,关于乔丹1997年总决赛G5“流感之战”前生病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,1997年6月10日,比赛前一天,乔丹回忆,“在犹他的第二天,我在万豪酒店。有私人助理乔治-科勒,我自己的训练师蒂姆-格罗弗,还有几个安保人员。”

  乔丹好友、私人助理乔治-科勒回忆,“比赛前一天晚上,我们在乔丹的房间玩得很开心。”

乔丹说,“大约到了晚上10点半,我饿了。”

  训练师蒂姆-格罗弗说,“没有客房服务,乔丹饿了。科勒和我开始给各种地方打电话,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披萨店,只此一家。”

科勒说,“我们点了一份披萨,门外站了4、5个人。”

  格罗弗说,“5个人送一份披萨?”科勒补充,“很少见到有5个送餐员过来,披萨店派5个人送披萨,”

  格罗弗说,“他们都想往房间里看,大家都知道乔丹在房间里。我拿着披萨,给他们钱。我放下披萨说,我说,‘迈克尔,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’,他说,‘去你的’,我说,‘好吧’。”

  乔丹说,“我一个人吃完了披萨,因为别人都不吃披萨。大概两点半的时候,我醒了,上吐下泻。”

  格罗弗说,“凌晨3点,我在房间接到乔丹电话,‘快点,现在来我房间。’我去看他,他像个球一样蜷缩着,浑身颤抖。他说,‘去找队医,现在就去。’”

乔丹说,“所以,真的不是流感之战,我是食物中毒了。”

  虽然乔丹团队没有明说,但种种说法似乎都在暗示,当年可能赛前被人下毒了。

  乔丹母亲德洛丽丝回忆,“我的天啊,当时我住在犹他一家酒店里,我过去看他,他说,‘我太难受了。’我说,‘你今晚还怎么打球?’他说,‘妈妈,我必须得打。’我心想,他不应该上场。但等我们到了球馆,他已经到了。”

  乔丹说,“我一整天都躺在床上,什么都吃不下,一口都咽不下去。”

  队友温宁顿说,“他挂着吊瓶,脸色苍白,看上去很糟。我当时想,我们当天有麻烦了。”

  乔丹说,“教练走过来问我怎么样,我说,我要试试,毕竟是第5场,实在不行,我还可以当个诱饵,所以我要上场,我要打。”

  最终,乔丹登场了天王山战役,27投13中砍下38分7篮板5助攻,还投进了致胜一球,带领球队90-88战胜爵士,以3-2的领先回到芝加哥。打完比赛,乔丹整个人都虚脱了,皮蓬赶紧过来搂住了他,成为经典一幕。